亚游只为非同凡响

非同凡响 !巴黎呈献绝级超跑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21-04-02]

  要数家传户晓的名牌跑车,Apollo、Isdera应该没多少人听过,但在车迷和车坛中人眼里,它们才是真正的「神车」。

  超级跑车,顾名思义并非寻常造物。法拉利与快意虽然同属一个汽车集团,但两者在大众心目中显然不属同一等级。大众汽车品牌如福特虽曾推出过不少经典车款,但只有在赛道上打败巨人(可参考根据真实改编的电影《极速传奇:福特决战法拉利》),才能真正跻身超级跑车的殿堂。在公路上感受到意想不到的动力和回馈,无疑是驾驶超跑的乐趣之一。假如一架超跑的设计鹤立鸡群,犹如众人中的超级明星,它魅力恐怕更无人可抵挡,即使不是车迷都会忍不住注视欣赏。林宝坚尼Countach 就是这样一位长青老牌明星,不仅为其他超跑定下标准,时至今日仍然备受后辈传颂和敬仰。

  若然名牌车厂的超级甚至顶级跑车都满足不了阁下的胃口,今年二月蘇富比RM Sothebys 巴黎汽车拍卖会将为见多识广的车迷们献上四款绝不平凡、甚至是独一无二的「神车」。

  这款采用中置引擎的Isdera Commendatore 112i 是车厂只此一辆的原型概念车,却为私人定制超跑立下极高的标准。这款车亦令一众看客们更明白,真正超跑的设计天马行空、不受任何现成概念束缚,而且很多出色车款会采用别家的引擎和底盘,将各种零件组合或加以改动,熔炼成一辆前卫破格的高科技新款车。

  Commendatore的底盘和引擎正是来自其他车厂。Isdera创办人艾尔博赫舒尔兹(Eberhard Schulz) 曾在保时捷设计部任职,而这款Commendatore 112i的悬挂系统就是源自当时非常先进的保时捷928。但舒尔兹更进一步,与BBS和Bilstein合作开发了一套主动悬挂系统,使车身在高速行驶时降低三英吋以减少阻力。此车采用Mercedes-Benz 六公升V12中置引擎,配特别改造的 RUF六速手动变速箱,最高时速可达每小时340公里。Isdera原厂将这辆独一无二的Commendatore 112i 恢复为出厂时的规格,可见厂方对这辆车付托的心思和情结何其深刻。

  Gumpert Apollo 敢担希腊主神阿波罗之名,来头想必不小。Apollo(原名Gumpert)车厂创立人洛兰 甘帕(Roland Gumpert)毕生痴迷速度、力求赛道表现,他曾是Audi工程师,最清楚Audi RS4 sedan的双涡轮增压引擎所爆发的动力,乃至将它装置在一辆轻身超跑的两轴中间。

  超跑爱好者想必不会忘记,甘帕曾经豪言其新设计的超跑所产生的下压力,足以让车以上下翻转的姿态行驶(至少理论上可以)。可惜,寻找志愿者测试此理论并不难,难在于要找到一条足够长的隧道,让车子足以在时速200英里下产生1500公斤的下压力。因此,Apollo的豪言壮语,至今仍未受过现实的考验。不过,如果仍然对这辆遵从日耳曼式严苛标准、纯粹为赛道表现而生的终极「怪兽级」超跑有兴趣的话,今次上拍的Gumpert最近由Apollo原厂技工专家修理,回复到如出厂般的状态,随时准备征服路面。

  上述介绍的「神车」皆来自德国,但这类特立独行的狂人车厂不只是日耳曼特产,西班牙华伦西亚也有这么一位车坛独行侠Domingo Ochoa。Ochoa在1994年自立门户,目标是颠覆传统超级跑车的门户和框架。GTA Spano的 Kevlar®克维拉及碳纤维车身由人手打造,配置一台具美国血统的十缸引擎,一触发动令人一听难忘的轰鸣。

  艺术家和工匠们最重要的灵感来源,是大自然的各种形态。花草图案是最受欢迎的设计主题。珠宝名家格拉夫曾以多种不同手法,演绎大自然图案。

  如果有足够的预算,你是会选择正统贵宝石呢?还是会选择“黑马”帕帕拉恰呢?

  伦敦苏富比将于3月25日举行一场跨门类及跨地域的春季晚间拍卖盛会,纷呈从西洋古典艺术至二十一世纪大师之作。

  时尚繁花万象,风潮随时代巨轮流转,只有真正的超卓,才能在流金岁月中留下印象,恒久隽永。

  鼻烟壶精细小巧,是中国艺术的微观世界。在最精致的收藏当中,可以窥见中国最后一个皇朝的盛世风华。

  吉安・洛伦佐・贝尼尼(Gian Lorenzo Bernini),被誉为继米开朗基罗之后最伟大的天才雕塑家。

  1月28日,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9218.4万美元的价格,将文艺复兴大师桑德罗·波提切利(Sandro Botticelli)所作肖像画成功拍出,打破艺术家个人记录。

  当地时间1月28日,波提切利《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》,以9218万美元(约5.95亿人民币)的价格成交,成为苏富比拍卖史上古典大师作品的第二高价,

  「最后的晚餐」系列出自1986-1987年,是沃霍尔毕生最大型、亦是最后的绘画系列。

 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理论认为,艺术作品首先应该作为一个内在的形象存在,而此形象需要艺术家通过素描的手法引发出来。